悟空中文 / 学习园地 / 趣味中文 / 在线中文课程哪家强?听“牛娃”父母怎么说

在线中文课程哪家强?听“牛娃”父母怎么说

7岁孩子就获得世界级奖项、爸爸是名校教授兼科学家、妈妈是MIT学霸,这就是悟空课堂中的“牛娃”之一种恺骅。当然,孩子的成功与老师的教育和父母的帮助都是分不开的。

这一期,小悟空就给大家分享“牛娃”种恺骅的故事,看看他的家长是如何教育孩子、如何选择网上中文课程,帮助更多的小朋友们进步。

悟空学员“牛娃”荟萃,其身后是优秀的海外父母们,在家庭教育上的各显神通。

一个孩子7岁就获得世界级奖项、爸爸是名校教授兼科学家、妈妈是MIT学霸”的家庭,会发生怎样精彩的成长、教育故事呢?

小悟空给大家介绍一个超级厉害的小朋友:

在今年3月刚刚尘埃落定的 #第二十二届世界华人学生作文大赛# 中,年仅7岁的悟空学员种恺骅,获得了三等奖。

获奖证书
获奖证书

这个由中国侨联、全国台联、人民日报海外版、快乐作文杂志联合主办的全球性大赛,共吸引了来自45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万华人华侨学生参加。

恺骅作为其中年龄最小的参赛者之一,展现了他出类拔萃的语言能力

据恺骅的爸爸妈妈介绍,恺骅从小在美国出生长大,目前就读于Stratford英文学校,来悟空学中文已经有两年多了

他是一个颇有自己想法的孩子,不仅能用英文创作诗歌,爸爸妈妈发现恺骅的小脑袋里,还有不少中文的典故和古诗词,常常在不经意间引经据典。

于是,爸妈鼓励恺骅用中文写作、写诗。下面这首《春露》,便是恺骅在周末和爸爸妈妈踏青时,有感而写。

目前,该作品已被全美华裔青少年协会发表

获奖文章
获奖文章

作为一个从小生长于海外的小朋友,恺骅的中文竟然比英文还要好,这在众多的海外孩子当中,是十分不同寻常的。

他才7岁,怎会有如此才气?到底是语言天赋惊人,还是恺骅的父母有什么独特的教育方式呢?

怀着无比敬佩与好奇的心情,我们和恺骅的爸妈进行了一次深度对话。

恺骅的爸爸妈妈在卡内基梅隆上大学时相识,后来妈妈常悦又去攻读了麻省理工管理和工程的双硕士学位,爸爸种骥科则在伯克利念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博士。

种骥科博士曾担任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教授以及博士生导师,也在清华大学当过客座教授,他曾经还是上市公司的首席数据科学家。


疫情居家期间,常悦、种骥科夫妇签约 Manning Publications 撰写出版了一本事业发展丛书——关于数据科学中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。现在这本书正在被翻译成中文,即将在中国出版。

恺骅爸爸妈妈合力撰写出版了事业发展丛书
恺骅爸爸妈妈合力撰写出版了事业发展丛书

本次采访中,两位充满智识的父母从语言学、心理学、大脑发展等各个角度,为我们揭开了“语言小天才”种恺骅的培养秘诀。

从恺骅很小的时候,我和先生就决定,一定要让他以沉浸式的、学文化的角度出发,来学习中文和中华文化。

我们夫妻俩出国都很早,骥科到奥地利时11岁,我是刚过13岁时到了加拿大。刚出国时,我们的中文分别也就是小学五年级和初中二年级的水平。
只不过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把这门语言放下,持续不断地在学习。尤其骥科的妈妈下了不少功夫,让他在海外也继续学中文,因此出国后水平也有所提高。

与此同时,在初高中期间,我们也都学习了除英文之外的第二语言,我学的法文,骥科学的德文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掌握到了一些非常有用的知识。

首先,从语言本身的角度出发,人类习得语言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时期。

第一个时期,就是孩子从刚出生到差不多6-8个月那么大,英文里叫 First critical language learning period。
这个阶段,孩子是可以发出所有语言里的任何声音的。
也就是说,在一个人生命的前6-8个月,他会将听到的声音在大脑中留存下来,而没有听到的就丢失掉了。这个过程,其实是一个聋子变哑子的过程。

因此这个阶段,语言学家建议给孩子接触各种各样的声音、各种各样的语言。为什么欧洲很多国家的人都可以讲许多许多种语言呢?
其实就是他们从小耳濡目染的多语言环境发挥了优势。
恺骅从刚出生到一岁之间,正好我们也有条件,一有机会就带他去听西班牙文故事会、俄文故事会、英文故事会、中文故事会…… 
一岁左右就带他上Music Together的课。
只要有机会,各种各样的声音都让他听一听。人的大脑神经网正在建立的时候,是特别惊人的,能学到好多东西,大人完全想象不到。
这个阶段,只要他听到的、学到的东西在大脑中留存了下来,是会一辈子受益的,哪怕10年、20年暂时不用,也没有关系。

海外长大的华人小孩,再怎么抵触学中文,可一旦他们真正学起来,是比外国人要容易的,因为他从小有了这个听的基础。
恺骅小时候,我们就给他听了很多中文的儿歌、古诗词、三字经……还有就是爸爸自己在那儿学,边学边给他念。

等到恺骅会说话以后,一下子就蹦出好几十句三字经来。其实他的脑子里早就清楚了,就是还不会说话而已。
包括乘法口诀表。恺骅大概在1岁的时候,每次喝奶有个四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,他想听点什么。我就给他放乘法口诀歌。

后来也是到了会说话后,突然在那儿给你背口诀,可惜的是他背到差不多七七四十九就停在那儿了,我当时就在想怎么回事呢?
哦,大概是每次听到那儿的时候奶喝完了,儿歌被我给停下来就没有听了。令我们惊喜的是,他不光能按顺序背,爷爷随便挑几个考他,他都能给你答出来。
所以,早期的“熏听”对于孩子是大有益处的

恺骅除了家里爸爸妈妈,以及两边的祖父祖母都会和他说中文以外,我们还会把语言环境做一个空间、区域上的划分。
尽量控制在一定的环境内,只用一种语言来沟通
比如说,在家里或者家中的某个房间内,必须说中文;出了家门和孩子去上学,就给他创造英文环境。

获2014年诺贝尔医学奖的研究中曾提出:人的大脑中,有一部分“位置细胞”和“网格细胞”,是专门学习、控制地理位置的。它让人处在不同的位置、不同的环境中时,可以做出不同的反应。

我们把语言环境做好在地理位置上的划分,更有利于孩子对语言的学习和使用。
许多父母担心孩子过早学中文,中英文交替着使用,会造成他在语言上的混乱。其实不会,只要你人为地给孩子分清楚,他自然也会分得清
什么情况下会导致语言混乱呢?中英文夹杂着使用!一旦我们不分时间、空间,把语言混杂着来和孩子交流,确实会出现一些问题。

我们身边有很多华裔家庭的孩子,从小的语言启蒙,只是为了和父母沟通。

若是父母为了图方便,把普通话、方言、英文这几种语言掺杂在一块来交流,孩子就很难分辨这几种语言。
我这一代中就有一些这样的孩子,虽然上了多年中文学校,现在依然不具备熟练使用这门语言的能力。恐怕还不及沉浸式学中文的孩子们学了两三年的水平。

曾经还发生过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。
我们在卡内基梅隆上大学时,有一位白人同学,中文说得非常好。有一次他到了北京,要打车,就问师傅打车多少钱。
人家听他中文讲得这么好,就对他说:“打表”。这个同学当时十分困惑:为什么要“Hit my watch”?他理解不了。
后来才明白,原来打表的意思是“打开计价器计算费用”。

我把这件事情当成笑话讲给一位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华裔朋友听,结果华裔朋友也是一脸茫然和严肃:“为什么要打表?”

没有文化背景做支撑,她也理解不了这句话背后的含义。
所以那时候我们就发现了,要想学好语言,文化背景是非常重要的
恺骅上幼儿园时,原本中英文双语学校我们看了好几个,但最终都没能选到一个满意的。于是就让他读了全英文的幼儿园。中文先自己在家里教。
最开始是用一个叫“悟空识字”的APP来学汉字。他学得非常快,那上面图文并茂的,非常生动,恺骅在8个月之内就学了将近1300个字。

可是字识得越来越多以后,他就出现了瓶颈,开始混这些字。比如打伞的“伞”和太平的“平”,他就是分不清。
当时我和先生就意识到,不应该再让他学更多的字了。因为他缺乏相应的文化背景,即便学再多的字,也不能很好地运用起来
于是我们开始给他上一个读经典的课。那个课程强调文化,注重经典和传统的熏陶与学习。

从点点滴滴的中华文化知识,比如中国的美食、中国的节气,甚至是《道德经》、《大学·中庸》等这些经典来教学。
可是那样来学的话,好像又缺了点什么,没有一套系统化的,能够真正把语言的结构串联起来的一套知识体系。

正好那个时候,我们的一个朋友在伯克利读MBA时,用了一个半月时间,研究了市面上大概9个中文学习平台。悟空中文就是她最终推荐的两家机构之一。
这两家机构我们当时都上了试听课,最后选了悟空。
首先,从文化的角度来说,恺骅是受到了一定熏陶和教育的;从识字的角度来说,他也有了还不错的基础。

唯一缺少的,就是一套系统性的教学,能够帮助他掌握将所学知识、文化串联起来并熟练运用的能力。悟空中文提供了这种系统性,我们在别处都没有找到。
其次,悟空的老师懂得因材施教,他们能根据恺骅的兴趣爱好、性格特点来展开教学。但是课堂上无论天南地北聊到什么样的话题,老师都能再绕回来,回归到所学知识,这一点是非常厉害的。

恺骅就这样在悟空学了一段时间后,我们发现他的中文表达能力还真是提升不少。等到达了一定程度时,我们又跟老师商量:
能不能每隔一段时间,给他一些写作方面的作业和指导?
因为从学、读、背的角度来说,孩子确实拥有了一些能力,而且他读了那么多文化经典和古诗文,脑子里也有了一些东西。
但是真正从写作、从强输出的角度来说,还不是很强。不管中文还是英文,他当时在做一些看图讲故事之类的作业时,头绪还是比较乱。

后来有那么几个月时间,谢老师(恺骅在悟空的中文老师)大概每个月会给他布置一个写作题目,然后给予相应的教学和指导。
平时节假日,我们带恺骅出去玩,也会鼓励他:你多观察,咱们把它写下来。生活中到处有故事,有诗……

去年圣诞节,我们在邮轮上,恺骅通过爸爸的启发创作了一首英文诗,当时还给船长念了一下。船长非常高兴,送给了他一个邮轮模型。

回到家以后,孩子在视频通话中和爷爷奶奶分享这首诗,北京的爷爷奶奶说:“我听不懂,你能不能给我翻译成中文。”
可是翻译成中文,要意思准确又押韵,对他来说还真挺难的。奶奶说要不你写一首中文诗吧。于是就写出了一首《游湿地有感》。

确切地说,现阶段恺骅的中文水平是比英文要好一些。虽然他从小生活在美国,疫情前大概每半年就回中国一次。

但我们一直在尽力让他的中文水平保持在英文之上。尤其在小学阶段,一定要让孩子自己觉得这个东西有用、有意思,未来能够自发地、充满动力地持续学习。

我们曾经在给恺骅申请一所学校时,接触过一位华裔心理医生。那位医生表示,他面对过很多华人家庭,孩子都不愿意学中文。
尤其到了十几岁叛逆期,家长越让学他就越抵触。然后等到高中毕业考完SAT、中文AP,马上就说:太好了!再也不用学中文了。然后把书一捐或扔甚至一烧,彻底解脱。
我和恺骅的爸爸希望孩子在小学阶段,尽可能的打好中文基础。因为一旦他上了初中就会非常忙了,到时候中、英文差距一旦拉开,就很难再补上来了

我曾经有一个MBA的同学,她家孩子的中文非常好,我那时候还没有生恺骅,就问她:你怎么做到的?
她回答说:有两点。第一,你得让他喜欢上这个文化;第二,一定要让他保持中文水平比英文强一点点,这样的情况是最佳的
因为一旦他的中文落在了英文之下,就很难再把兴趣提起来了。
她家有两个男孩,老大喜欢星球大战。但是她说再小一点的时候,你给他上《星球大战》也好,《三国演义》也好,他都喜欢。
小孩子一旦把《三国演义》里那些人物关系搞清楚了、对故事感兴趣了,照样读得津津有味,十来岁就把原著读完了。
我们恺骅现在也是,儿童版的《西游记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等等,几乎都自主阅读了一遍。

在家里,每天早上起来就看那个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,时不时地还考考我们:你知道最早的大炮叫什么吗?你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是怎么回事吗?
这都是他感兴趣的,悟空中文的文化课上也讲了不少
有一次,我因为点什么事情和他生气了,讲话时声音就大了点。冷静下来以后我向他道歉,说:对不起,妈妈不该那么大声……
恺骅说没事,结果一转头,爸爸说,听见他小声呢喃了一句:得饶人处且饶人!
永远不要低估了小孩子的学习能力,有时候大人以为某个东西对他来说很难,可能理解不了。可一旦你给他学了,让他感兴趣了,他就会在不经意间给你惊喜!

此图片的alt属性为空;文件名为image-10.png

以上就是本期的内容分享了,抓住孩子学习中文的关键时期、提供沉浸式的中文语言环境非常重要,希望这些内容对广大海外家庭的中文教育有所启示,也希望孩子们在悟空老师们的带领下更了解中文知识。